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固缺失中国移动4G临诸多考验

2018-11-02 12:17:32

固缺失 中国移动4G临诸多考验

尽管中国移动已在香港正式商用了TDD/FDD融合的LTE 4G络,但在内地市场,4G商用还没有确切的时间表。

摘要:尽管中国移动已在香港正式商用了TDD/FDD融合的LTE 4G络,但在内地市场,4G商用还没有确切的时间表。关键字:中国移动,LTE,4G,

尽管中国移动已在香港正式商用了TDD/FDD融合的LTE 4G络,但在内地市场,4G商用还没有确切的时间表。在刚刚结束的中国移动2013年工作会议上,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宣示了发展4G的决心,认为今年有望成为4G商用元年。同时,工信部副部长尚冰也强调,推动TD-LTE产业发展,是今年中国移动重要的一件事情。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正在研究进一步加大支持力度的相关政策。

无独有偶,中国联通2013年工作会议透露出的消息显示,中国联通今年或有意收紧络投资等待4G。在政策方面,近期间资费、携号转、民资进入电信业等政策频频被提上日程,被业界解读为为4G牌照铺路。今年我国4G牌照的发放是否已成必然?会对电信业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就此采访了电信分析师、零点咨询IT电信总监曾韬,他认为4G牌照年内下发基本没有悬念,在未来多共存的背景下,运营商需要更多地考虑如何引导用户的迁移。

中移动4G发展再表决心

作为国内4G的急先锋,目前中国移动正在国内13个城市进行TD-LTE规模试验,今年将启动100个城市的TD-LTE设备采购和络建设工作,预计基站规模超过20万个。

4G牌照何时下发不是运营商所能决定的,但从目前的趋势看,业内预计,无论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是否在4G上准备好,2013年发放4G牌照将成定局。对此,曾韬也表示认同。从全球看来,欧美、日韩等主流运营商已开始了4G商用,业务量在不断增大,国际上主流的通用标准是FDD-LTE,而我国主导的TD-LTE若此时还不上马,那么未来留给TD的市场空间将不多了。从整个产业来说,TD-LTE的商用能够强化华为、中兴通讯等中国设备商在全球的影响力。从运营商方面看,中移动从去年始就憋足了劲儿。在终端方面已明确了TD-LTE定制需满足的多种络制式,且得到国内外诸多主流厂商认可;络方面计划今年建成20万个基站,至此,TD-LTE基站将和中移动现有的TD-SCDMA基站数量相当,可达到规模商用水平。

此外,近日苹果公司CEO库克二次访华,会见了工信部领导以及三大运营商高层,而苹果和中国移动方面的接触引人关注。曾韬认为,TD-LTE也是苹果和中国移动合作的契机,因为LTE能够大大增强中国移动苹果的用户体验。在4G牌照渐行渐近的背景下,搁浅多年的中国移动和苹果的合作有望峰回路转。

4G提速压缩3G时间窗

无论是政策的松动还是市场的竞争发展都表明,尽管国内4G发牌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但业内对4G的感知已越来越近。曾韬认为,年内4G牌照的下发对国内电信业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中移动4G的上马无疑将对电信和联通的3G形成冲击。从整个运营业看,尽管国内3G发展已历经四年,但现在仍处于投入状态,3G盈利或者说3G回报期还未到来。在市场格局上,电信、联通才刚刚借助3G制衡一家独大的移动,4G的上马很有可能打破现在的平衡,同时三大运营商前期3G的投入也将难以收回。就中电信和中联通的3G来说,未来用3G狙击4G是很吃亏的,且不论络质量如何,在宣传上就存在差距,这样的尴尬,中移动在3G时代就曾遭遇。

长远来看,曾韬认为,即便今年政府下发了4G牌照,市场可能也不会立刻进入商用阶段,应该算是试商用,因为从试验到商用还需要一个过程。对电信联通来说,3G优势的发挥还有一到两年的时间窗。

[#page#]

而中移动即便上马了4G,也还将面临诸多考验,因为固的缺失,其自身发展还存在一定的软肋。首先,在络硬件设备上,中移动的IDC机房资源还远远不如电信甚至不如联通。其次,在业务方面,进入4G时代,更多业务转向流量,换句话说,用户ARPU值大部分都将来自流量而不是语音。中移动在互联内容上的积累还不够,这会降低用户感知。打个比方,尽管中移动的水管很大,但是它的水资源并不多。目前国内出口带宽基本掌握在电信和联通手中,中移动手中的出口带宽仅为10%左右,无论用户访问国内站还是国外站,其体验都不及电信联通顺畅。此外,中移动和电信、联通的间费用结算也是一个问题。

4G时代多协同不太现实,运营商面临两大挑战

从整个大的产业环境来看,国家发放4G牌照必然会考虑未来3G的走向,从这一点来说,运营商应该怎样统筹3G与4G,避免资源浪费成为了值得探讨的问题。

4G给运营商带来的挑战首先是多的协同。可以说4G是趋势,但4G和3G、2G甚至是WiFi这样的无线络都不是简单的替代关系,在共存融合的背景下,中移动曾提出四协同的应对策略,曾韬认为,多协同能起到的效果有限。就中移动来说,其有全世界的2G络,如今在建全球的TD络,WiFi方面,按照其说法,去年年底形成378万个热点。维持大规模络的基本运营需消耗相当的成本,同时也会降低用户感知,吃力不讨好。

按照国外运营商的经验,更多的是直接关闭2G络,把语音业务转向3G,降低成本。曾韬认为,对于国内运营商而言,未来还是要以一张或者两张为主,很难同时经营者三四张,而如何去引导用户迁移才是关键。

4G给运营商带来的第二个挑战是管道化危机。4G意味着更高的移动带宽和更快的移动速,无疑还会加剧运营商沦为哑管道的危机。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后,运营商备受冲击,面临着沦为哑管道的危机,这一点在当下的3G时代就已很明显。互联巨头的、络等OTT业务不断蚕食运营商传统短信、语音业务的利润。运营商在3G时代还没有探索出有效的智能管道经营模式,3G方面的应用还没有完全发挥,策略和转型步伐没跟上,未来进入4G时代就更显得手足无措。

中专升大专
星力手机打鱼
棋牌客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