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海岩好友张佳详述代笔门始末称田博偷换概念

2019-06-13 12:51:48 | 来源: 网络

海岩好友张佳详述代笔门始末 称田博偷换概念

田博(资料图)

海岩(资料图)

易娱乐1月30道(文/小易) 近日,编剧田博自曝曾为海岩代笔,并公布了海岩修改其剧本的照片。随后海岩委托好友编剧张佳通详述《五星大饭店》创作始末,否认曾找人代笔。鉴于友对“海岩代笔门”事件始末不够清楚,编剧张佳于1月29日在上中撰写长文详述了事情的始末,称这部剧不可能是海岩找人代笔的。,张佳列举了代笔、编剧助理、抢手、联合编剧四个名词进行解释,意在说明田博在偷换概念给友造成误解。

编剧田博近日在评论韩寒“代笔风波”时,自曝曾为海岩代笔创作电视剧《五星大饭店》的剧本,并公布了海岩修改其剧本的照片。26日海岩通过朋友、编剧张佳发表声明否认“被代笔”,并称必要时可以把保留的修改稿和口述录音发表。随后,海岩又正式通过媒体发布了官方声明,再次详述《五星大饭店》创作始末,称田博当时作为一个大学生,没有五星大饭店的工作经验以及居住经历,怎么可能写出酒店行业的人物及细节。

1月29日编剧张佳在上详述了“海岩代笔门”的始末,张佳称自海岩通过她发表回应之后,接到不少媒体的采访邀请但都尽量避免口头发言回应,所以特地落笔成文从个人角度来谈谈这件事情的始末。张佳首先称赞海岩为人并详述了其与海岩的工作经历,意在证明海岩是一个负的编剧,如果是共同完成的作品在编剧一栏里也会共同署名。而给田博在《五星大饭店》这部剧的职责是文学,也出现在了电视剧屏幕上。

张佳表示《五星大饭店》虽然收视不算成功但是是海岩喜欢的一部作品。剧中三个女孩的三种情感让他在创作中体会很深也创作的非常过瘾。并且海岩创作周期比一般编剧都长,海岩做文学本不算快手,每句话都反复打磨,每个桥段都能记得,这些并不稀奇,所以这部剧不可能是海岩找人代笔的。张佳列举了代笔、编剧助理、抢手、联合编剧四个名词进行解释,意在说明田博在偷换概念给友造成误解。

博客原文:

海岩老师借我的微博发表了对“田博代笔事件”的声明以来,我接到一些媒体的采访邀请,但我尽量避免仓促的口头发言回应,因为说的不如写的真,随意发声也是不负责的表现,于是我落笔成文,在此仅从个人角度说点我对这件事情的心里话,文责自负,笑骂由人。

我所熟识的海岩老师一向宽和待人,事情来了不怕事,事情过了不追究。但在广大影视行业同仁和广大群众友的关注下,关于此次事件的个中细节,虽然海岩老师已说的足够清晰,但除非对簿公堂呈上证据,通过司法手段开诚布公地解决,否则旁观者难以得到清晰的真相。所以海岩老师曾向我表示,如他发表声明过后当事者田博若仍旧无法释怀,大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着名编剧、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刘和平老师时间在微博也公开表示他反感不付出法律成本的片面之词)。日光之下,司法介入,清浊立现。海岩老师昨日已归京,认真翻看了制作公司和田博的合同,合同写明他的任务是做记录并整理记录稿,也说明了给他的署名是文学。如若和海岩老师手中合同内容不一样,可请田博提出。

我和海岩老师是师徒兼朋友。我和他的合作始于他想续写《永不瞑目》,即原故事之后的故事(非前日播出的翻拍版),经人介绍,我和韩星老师(作家出版社)和他见面即签署了合同,未动笔就支付了定金,合作诚意和氛围非常好。坦白的讲,韩星老师有家有业,他丰富的经历能给这个故事带来生活质感,而我当时作品很少,年纪尚小,能够参与已属大幸。其实这个故事海岩老师已经了然于胸,但他给我们的承诺是——共同署名。即播出时屏幕上将呈现——“编剧:海岩、韩星、张佳”

后来这个项目因为海岩老师这几年身体抱恙,同时我们三人各自工作单位的事情纷繁,更由于他几乎对剧本的每个字都会反复推敲而进展变缓,历时一年半,几易稿件终未定稿。这一切只因海岩老师一向对自己的作品要求严格,《永不瞑目》又是他的之作,续集做不到他自认为的完美就算暂时搁置也并不可惜。但在此项目之后,我们三人还是经常聚会聊剧本,还期待着续集故事能够尽快搬上荧屏,同时也在筹划日后的合作事宜。

据我所知,海岩老师成名后和别人的次合作是和金凌云老师,作品为电视剧《披露》,林心如、周一围主演,今年也会面世。海岩老师非常看好金老师的原小说,于是邀请金老师一起创作,金老师时任《京华周刊》副总,虽对写剧本不精通但乐意尝试,于是他们以合作者的格局一起写了大概有一年半多。写过影视剧本的同仁都知道,小说改编电视剧的难度非常之大,有时甚至难过原创。金老师在剧本修订完成后的一次会面上和我说,和海岩老师合作实在太辛苦了,压力巨大无比。我深表理解,因为这种压力在我和海岩老师合作时尤甚。海岩老师每天在昆仑饭店工作结束就到了晚上9点(因为他的真正职业其实是锦江国际集团董事、高级副总裁、昆仑饭店董事长),到家几近10点半,静心后开始手写剧本或小说(因为他不懂电脑,用的都不是智能的,右手中指有厚厚的老茧,皆是捏笔导致)。一进入写作状态就会到凌晨点,小睡一下,6点起床,8点又去工作岗位……如此已经形成习惯,从未听他喊累喊苦,每次见面都神清气爽。写作只是他除收藏、酒店设计、酒店经营外的业余爱好之一,外人以为他身心疲惫,他自己却不冤不乐。

根据我和海岩老师的合作,我有以下感受:我觉得与他合作首先要像他一样专注尽心;其次还要有很强的编剧能力;再次,他的故事里充满了军政商的诸多元素,非熟识其中规则的人很难驾驭;好在我和他的合作项目,是一部没有这些元素的情感剧,我能应付,否则也难以达成合作。所以海岩老师就田博事件发表的声明中,有一段话很能说明问题——“那时候尚未毕业的田博,没有住过五星饭店也没有五星饭店的管理工作经验,如何写的出这个故事?”莫要争辩说施耐庵没有上过梁山,也写出了《水浒传》;吴承恩,没有去西天取经,也写出了《西游记》;罗贯中没有经历三国也写出了《三国演义》;曹雪芹也没有抱过林妹妹,也写出了《红楼梦》……那皆是虚构。你我都没去过的世界,何来真实与否?剧本要求的点滴细节真实度执行度十分之高,和小说创作又不一样。

我还记得一个细节:有一次《披露》开发布会,海岩老师事先就和主办方打好招呼,编剧是他和金凌云老师两位,结果现场又只是强调了他,未提及金老师,海岩老师台下又行协调未遂,片花光盘上也未见金老师名字(包括百度百科等也是如此,毕竟“海岩剧”名头太响,制片方有类似考虑不足为奇),海岩老师因此事抱憾不已。好在播出时有金老师编剧署名,金老师也并不计较。

关于《五星大饭店》,外界可能不知道,这是海岩老师喜欢的一部作品,剧中三个女孩的三种情感让他在创作中体会很深也创作的非常过瘾。虽然这部戏遭遇了自然灾害被停播,在收视上不算成功,但海岩老师不以收视论英雄,十几部小说里独爱这一部,多次和我们讲起这部戏里一些细节为何这样设置的缘由……这里以我个人观点还要补充说明一下,第二次见海岩老师的时候,我说起海岩老师的《平淡生活》和《河流如血》其中几处细节都让我潸然泪下时,海岩老师都清晰地记得自己当时写这些段落的创作心情和为写戏搜集的素材故事。海岩老师创作周期比一般编剧都长,又必须做文学本而非“行活儿”,不算快手,每句话都反复打磨,每个桥段都能记得,这也并不稀奇。所以当田博声称为海岩老师代笔的言论出现后,我的反应就是——不可能。

在这里,我要为没写过剧本的朋友解释一下这几个名词——

一、代笔:

就是指大纲,人物,整个故事走向、细节部分都已经在作者心中,或者已经较为简单的落实于书面,而作者本人不懂电脑或者打字较慢或身体限制,找来相关专业的人来代为落实成剧本,即,我说,你记录,我再根据你写的基础来做反复修订。但是在我说你写的过程中,因为代笔一般找的都是略懂剧本的人,速记员因为不懂专业术语,记录的东西往往令人看不明白或啼笑皆非,而代笔在描述上会有更好的效果。着名编剧、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刘和平老师也就此次事件说过——“痛苦的是我不会打字。《雍正王朝》以来,都是口述,由助理追着语速打入电脑……十多年来,几百万字,为我代笔者好几人了,此为代笔。”

但请注意——这里代笔所记录的文字并非代笔本人的思想成果,不应当归为己有。在田博展示的打印稿照片上,我们也看到,海岩老师修改的非常细致而大量,可见海岩老师对田博的文笔和记录并不算满意(海岩老师说甚至要改四、五稿),这也就导致了之后的不再合作。田博及其友人不断指出《五星大饭店》里有田博本人家乡、朋友名字,我在这里不妄加评断,只说我早年参加剧本讨论会做记录时的真实感受:导演分析一部即将改编成剧本的小说,说“我们再加一个人物出来吧,让他推波助澜,让他和主人公形成对峙,他出身在一个小山村”……回家整理对话内容时,我就拥有了给这个人物起名字和出生地的资格!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田博对《五星大饭店》是有所付出和贡献的,就算做了记录,并适当丰富了细节(具体工作量有录音和若干稿与终成品稿为证据,海岩老师可出示),但可能不足够到署名独立编剧或和海岩老师联合编剧这一步,否则以金老师,韩老师和我都得到署名的事件类推,说不通。大家面对那份贴出的手稿照片,不可将海岩老师修改由自己口述、田博整理的稿件,理解成是海岩在田博创作的剧本基础上进行的修改。田博展示了诸多电子稿剧本,世人都知道海岩老师不会电脑,他自然展示不出,你每次交作业的时候自然要在文件名上区分你和赵立志的功课,电子档无法证明什么。

当然,也有朋友会说海岩老师店大欺生,田博当时仅是在校学生,不比金老师韩老师的社会地位,所以没有名分。但我接触海岩老师的时候,也才大四。诸多不懂电脑的着名编剧都有代笔,也都未给代笔署名(可以问问拥有代笔者的着名编剧刘和平老师、费明老师)。说浅白点吧,你们领导开会,找了全公司文笔的你整理了会议记录发放全公司,这篇发言稿的作者归谁?是否在发言稿上要写你的名字?领导口述了精神和要点,秘书写成文章,秘书会说这文章是自己写的?雕塑家罗丹绘制了设计图,做了小样,雕塑工人会说自己就是罗丹?一篇文章、一个剧本、一件雕塑,它有价值的是什么?是码字还是切石头铸铜?

注意,以上也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下边,田博一直刻意隐瞒的一个真相要被揭穿了,和他扬言付出3分就要3分的理论相悖——

更让人愤慨的是,《五星大饭店》在播出时,制片方在片尾“职员表”里其实给田博署名了“文学”(参见公开播出版本,各大视频站可见),我想,相对于“代笔”或“文字记录员”,“文学”不是一个分量很轻的称谓,这已经恰当地形容并肯定了田博所做的工作(相信也支付了相应报酬)。你要的那3分,海岩老师早已给过,“文学”之称和你所认为的付出,是相当的。另外,就连田博自己也接受了这个署名并以此告知过媒体——“田博自己导演的作品入围过国际电影节,为海岩《五星大饭店》担任过文学……”(见豆瓣田博影人介绍和《黔中早报》——“动画电影《魁拔》(影评)和贵阳小伙田博的电影梦”)

豆瓣

《魁拔》贴吧

但是,田博在此次向海岩老师质疑时回避了自己已经署名“文学”这一点,而是营造出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的迹象,偷换了“代笔”的概念,借韩寒方舟子“代笔”论战的机会,将自己的“文学”工作偷换概念声称自己是海岩老师的“代笔”。意图将大家引导到这么一个假设:方舟子质疑韩寒的小说其实是他父亲“代笔”写的,那么海岩的《五星大饭店》其实是由他田博“代笔”写的。生生地借社会热点的东风,偷换概念贩卖自己的私活。你的目的是什么,炒作自己?客观上你已经达到了,24小时之内各大门户站都有你了,你会因此名声大振涨稿费吧(你会对刚入行的投资方这样说么:您去百度下田博加海岩,看到没,海岩的戏是我代笔的哦……)或是你希望海岩老师和制片方能彻底承认《五星大饭店》的剧本是你代笔写的,像是慈禧太后让大臣画幅画然后盖个自己的章就成“太后御笔”那样的代笔,像是方舟子他们质疑韩寒的小说其实是他父亲写的那样的代笔!让人们都认为其实是海岩老师雪藏了真正写出合格拍摄剧本的你,而自己为老不尊地硬挂了个名,现在这剧应该只署名你田博编剧或者你大人有大量,同意署成海岩、田博编剧?是这样么?海岩事件中,代笔不等于枪手,大家勿被混淆。

二、助手(编剧助理):

编剧有助手是常态。首先,助手可以帮忙打理事物,整理格式,发送邮件,打印剧本,修改错别字等等,很多编剧写完剧本无心无力再做这样繁琐的工作,都是助手来打理。我之前写一部作品,制作人要求用台湾剧本格式,但是我的电脑无法实现三角号,为节省精力,就找了助理来协助完成,我写完剧本后发给他,他来整理明晰,我再给制作人。当然,如果这个小伙子多年后拿出一堆所谓的证据来说明他是我的枪手,我觉得我的辩白也会显得无力。我还曾见过一个的TVB编剧,因内地和香港的文化差异太大,他的每句话几乎都要助手来按照内地语风顺一遍,他的助手曾和我抱怨,这分明就是自己在出力,剧本有他的功劳,应当署名。但香港编剧事后强调,你顺的是我的语言,而不是我的故事我的内核和我台词里想表达的意思,我也按照你的工作量给了你钱,并未欠你一分,你的工作不属于创作,就像好莱坞电影翻译成中文,不会给中文翻译署名编剧一个道理。这种说法正确与否我不评论,但我觉得香港编剧能把事情说明,也会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纠纷。毕竟,编剧工作里很多事情都是难以界定和掰扯的,需要主力者来定标准,否则10分作品,你觉得他做了1,他觉得的他做了9,必然存有隐患。这点,很多有助手的编剧可以学习。某友是金牌编剧Z老师的研究生,刚入行就跟着Z老师写过一个火到要拍第四部的系列古装剧,他写一个单元(7集)的剧本,但是从选题、大纲、分场、剧情、台词、剧本、修改都是在Z老师反复指导下进行的(可能这剧本Z老师写三、四天就出一集,但是指导学生写一集要用一周的精力,每次都是和学生交流故事选题,然后学生写一个大纲,Z老师看了后现说具体故事,具体到情节走向和重要桥段、台词,学生录音记录后整理丰富成新大纲,老师改,然后学生写剧本,老师再提意见,甚至一些难写的重场戏亲自写,继续改,一直改四到五稿)。事后,Z老师给这个学生给了不菲的稿费,还想给学生署名总编剧下的单元编剧,但是因为制片方的一些缘故,署名了片尾的“编剧助理”,Z老师指导学生写其实比他自己写更累,更多的是出于培养学生的角度。此友一直在跟着Z老师学写戏,下一部戏就署名Z老师总编剧之下的联合编剧了……名师手下是否出高徒还待时光检验,但捍卫师道,义不容辞。

有些人,把带自己入行的前辈当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辈;有些人,把带自己入行的前辈当雇主,一日不爽,终身为腹黑。

三、枪手:

我入学后即有机会开始写电视剧,枪手一做就是很多年,这点我有足够的发言权,很多人抨击我,也从底层做起,为何这次事件并不保护田博利益?我给两位老师做过枪手,至今从未公布过老师名字和作品名字,首先,如果老师在合作前就说明,因张佳你没有作品不太会写没有署名条件,我当时接受了,事后就不应当指名道姓的表达委屈,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不可什么都想要。第二,在多部作品的枪手经验之后,我发现自己才终于掌握了独立创作可署名的本领,也知道了之前得不到署名和自身能力密切相关,没两把刷子真的难以完成一部作品,更谈不上接受同行和观众的检验。编剧是能够编写剧本,即创作出故事、台词,主戏以及过场戏,突出故事中心,塑造人物性格的。做枪手的,一般都是署名编剧提供主戏、过场戏和核心故事、核心人物,枪手的谋篇布局本领的确还需磨练。枪手的产生,是因为没人信任新人,第二是因为的确能力尚欠,所以如果你现在还在枪手阶段,不要怨天尤人,自己找准问题不断努力才是王道。编剧余飞那条绿色长微博还有刘和平老师的微博声明非常赞,新编剧如何打拼,见二位前辈微博。

四、合作(联合编剧):

在编剧界,的合作组合是高璇、任宝茹(合作作品《我的青春谁做主》等……),十几年的友情和默契,创作出了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而从未听到二人不睦不合的消息,令人羡慕。这种合作方式自然是很多编剧向往的;还有汪海林、闫刚、刘毅等前辈带队的喜多瑞编剧公司团队,齐心协力创作出多少佳作!但有时候,制片方要求三个月出40万字的剧本,一个人的力量完全无法完成,就需要搭班子组团队,由一个主编剧牵头来出大纲,分集甚至分场,由其他编剧来挑毛病出建议,完善框架后,大家分工开始写台词,这种情况的纠纷多,譬如,假使主编剧有一个,合作编剧有3到5个,主编剧和投资方签合同,再以个人名义和合作编剧分别签合同,本来已经约好了合作编剧的片酬和署名排序,并在合同里体现了,但实际操作中发现,有的编剧失恋了悲痛难忍无法创作或写出来语不成句;有的编剧怀孕了要减少工作量;有的编剧心烦意乱不开络不上玩起了躲猫猫,本来署在的编剧兢兢业业超水准完成……这样就造成了在署名排序和实际片酬上的诸多矛盾,那些写了几集就被停工,剧本完全被推翻的编剧也会不服,凭什么不按合同来呀,我参加讨论了呀!我付出时间和精力了呀!我成宿睡不着我就琢磨剧情呀!我来来回回的改亲你就是不满意肿么办呀!而付出多的编剧也会不服,若那些失恋怀孕躲猫猫同仁那样微薄的贡献也算得上署名编剧,我们干活的人的辛苦真是各种辛酸没地方说理去!此时,主编剧若没有强悍的公关协调能力,人人都拿合同说事儿,终往往会闹的不欢而散。当然,若每个合作者都能明白自己在团体工作中的实际付出,并能对一起战斗的战友们心存感激,就不会有纷扰产生。一个编剧,靠一部作品成长,还是靠一部作品成名,心态自然会不同,这恐怕是谁也斡旋不了的矛盾。

好了,普及完毕。联想到近热议的韩寒事件,我个人有一观点,很多作家之所以成名,就是因为作品中有属于作家自己的风格和独特个性,叙事方式调侃方式都是的。海岩剧作皆为文学性读物,读过他书的读者,大抵都不会再有质疑吧?出现田博这样的事情,和近文化界的风气也许有很大关系,所以此事应该受到更多人的关注,编剧权益如何保护?且不说编剧和编剧间合作的矛盾不断,现在,在剧组中,调整几场戏,现场飞页调整台词的导演和演员都敢在编剧一栏署主名,甚至因此得奖,四处宣传;这对编剧来说,都是沉痛一击,大家已经完全模糊了编剧的定义。【编剧是剧本的作者,以文字的形式表述节目或影视的整体设计,作品叫剧本,是影视剧、话剧中的表演蓝本。】请注意,编剧提供的是蓝本,也就是非剪辑版本。而导演和演员的再加工是工作所必需,不应属于编剧范畴之内。

田博虽然做法欠妥,仍旧不能掩盖其才华,他是北京电影学院2000级学生,参与编剧作品有电影《魁拔》、《亲家过年》等,口碑甚好,前途无量。海岩老师这次也十分吃惊于他的突然举动,我们且认为他是过年愉悦喝酒导致的冲动吧。酒醉的他一看韩寒眼热,发个说自己给海岩代笔的微博,然后火了,然后一看不对删微博了,媒体却跟进,更火,然后琢磨了一天,又发偷换概念新微博,继续火……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海岩老师和我们这些中国编剧同仁的心窝。以及我并非事件当事人,仅代师发博,也未用黑社会语言威胁你,你无论误伤还是刻意,对我造成一系列辱骂,都不应该。突然想起《失恋33天》里有句台词很是应景“你们这代人不管男的女的,怎么都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总之:田博不是海岩老师的枪手;田博之前得到了署名,并非没有;络有风险,爆料需负责。

此次事件受到广大同仁和朋友的关注与力挺,代海岩老师向大家表示感谢,他近几年作品量减少和身体和精力有关,当然,也和一直没有找枪手有关……每个人都有沉淀期和养精蓄锐期,海岩老师也一样,如果这次风波若能让大家了解编剧工作,也算“被风波”的贡献吧。你若说我是好事者借海岩老师炒作自己,我也不愿辩解,海岩老师与我师徒相称,我亦是中国编剧界一员,于私于公,我此刻都该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就此止笔。再祝诸君新春快乐!

张佳于2012年1月29日

编剧张珂,咸瑶等对此文资料亦有贡献

微店怎么卖东西
网站如何被百度收录
如何进入微信小程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