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台湾高铁的三角习题

2018-11-01 10:04:06

台湾高铁的三角习题

台海9月24日专稿 台湾专栏作家、媒体人公孙策在台海发表专文指出,台湾“政府”出手接管台湾高铁,“扁政府”时代备受质疑的高铁“烂摊子”,终于要一翻两瞪眼了。如此说的原因,是这些年来,外人只晓得高铁债台高筑、营运追不上利息与成本摊提,可是这一本“秘帐”却因为“扁政府”一意回护,而从来没有摊开过。这一次更换董事长,有可能会摊开在阳光下让大众检视。

截至目前为止,只知台湾高铁累计亏损达702亿元新台币,占实收资本额(1053亿元)的67%,债务则高达6400亿元。尽管台湾“交通部长”声明“不收买、不增资、不换股”,可是台湾“政府”介入的“承担”如何?“借新还旧”是必然的,但若以后债务全由台湾“政府”负担,民意可不会答应。

“立法委员”说:“不可以让殷琪跑掉。应该让它跳票、重整。”可是,跳票的不会是殷琪个人,而是高铁公司。一旦发生高铁跳票,后果恐难以收拾。甚至,殷琪本人还得了便宜又卖乖,说自己“有被骗的感觉”,说“政府要接管,得看民股董事的意思。”

事实上,民股董事才是哑巴吃黄莲。

《笑府》一则笑话:甲乙谋合作酿酒。甲对乙说:“你出米,我出水。”乙道:“米都是我的,如何算帐?”甲道:“到酒熟时,你只需还我这些水便了,其余都是你的。”

量 民股董事的心情,想必和笑话中的某乙相近:好处都给某甲拿去了,自己只能拿到糟粕。但是心里不满是一回事,钞票可是现实的。如果台湾高铁破产重整,这些董事大股东可惨了。所以,他们只能期待现状继续撑下去,或许仍有一线希望,而且还不能支持“清算”殷琪的主张。

殷琪的对策,则有如《精选雅笑》中的一则:有盗牛而被枷者,熟识者过而问之:“汝何事?”答说:“晦气撞出来的。前在街上闲走,见地上草绳一条,以为有用,便拾得之。”“然则罪何至此?”“绳头上还有一条小小牛儿。”

实际上的情况,殷琪比笑话中那人,还更有恃无恐,因为“绳头上绑的”是台湾高铁。台湾高铁已经“击溃”了台湾境内航空、台铁与高速公路客运,万一高铁要破产重整,势必得停驶以利清算,那可是台湾当局不可能付出的代价。

[1][2]下一页

童装批发
纯净水设备厂家
仓库货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