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爱情无法并驾

2018-10-30 11:58:36

爱情无法并驾

连先的在口袋里面猛烈的震动。打断了他的睡眠。他苏醒过来,看了看周围,同学们都认真的听老师讲课。连先微微打了个哈欠,便拿出了袋里的。一直以来,他对短信特别敏感。就像是对待自己生命那样重要。

是思悯的来信。连先的心里,有些莫名。自从和思悯交往以来,他们都是偷偷摸摸的。从来没有光明正大过。就连是一起自习,也是选择在晚上。白天,他们几乎不见面。连先每次都觉得,这种地下战,真的对思悯不公平。但是,他无法改变这状态,他自己内心的混乱,控制了他全部的思想。

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见你。我在学校门口的咖啡厅等你。连先看完思悯的短信,看了一下手表。还好,快下课了。

你稍微等我一下,我下课了马上过来。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吧。连先给她回了个信息。然后心里开始不耐烦的,希望快点下课。急切想见面,还是什么,他自己都不明白。

连先骑车飞快的前往学校东门的咖啡厅。虽然这个咖啡厅开了很久,但是连先一次也没有进去过。咖啡,不是他的爱好。他觉得,喝了咖啡,容易把人变得太过清醒。清醒了,容易被人发现自己的全部。他喜欢那种模糊的看一个人,也喜欢别人能够模糊的看自己。模糊的感觉,充满的都是美好。

连先进了咖啡厅。屋内人不多,只是寥寥几人。屋里的光线,有些咖啡色,宛然和喝咖啡的气氛相符合。连先想,或许,这种色调,就是那些小资为自豪的情调。他很快就找到了思悯,座在一个靠近吧台的角落。一个人,静静的品味着咖啡。连先发觉,这屋内的柔和灯光,打在思悯的脸上,蒙胧着,特别的美。就像是海底的蓝精灵。他从未看见过这样的思悯,他对思悯的印象,只是那些白炽灯下的面孔,还有那寂静黑暗下的身影。

要是能够和思悯相拥在红蜡烛的浪漫下,呈现的她,肯定更加的让人陶醉。连先不由的遐想。

来了很久了吧。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连先看着思悯的眼睛,一向来,他都是给着暧昧的眼神。

有个人向我表白,说要我在圣诞节那天给他答案。我不知道怎么拒绝他。我拒绝了很多人,但是他,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思悯一边说,一边搅拌着杯中的咖啡。连先看到,杯里的咖啡,被卷成了一个旋涡,小小的,却让人不禁头晕。

我想你不知道怎么拒绝人家的话,肯定或多或少对人家产生了点意思。要是可以的话,你就接受人家吧。连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这种话,他感到自己开始后悔。他在心底默默的责备自己。轻易的放弃喜欢的人,不是他本来面目。

你真想我接受他吗。思悯的声音俨然有些颤动。连先抬头看了看思悯的眼睛,泪水在她的眼眶里面荡漾开来。泛起点点波纹。连先的心,无尽的疼痛。

那你不要接受他好了。连先忍不住冒出这句话,他自己清楚,这是他想说的话。

我不接受人家好吗。你从来没有给我一个正式的身份。思悯话语的分贝,越来越低。就像是天际飘来的哀怨。

对不起,我真的很没有用。但是现在,我真的处理不好这复杂的感情。那个女孩子,我真的需要负责。要是可以的话,我真希望你能够等到我毕业那天。那天,我会和你好好的恋爱,然后在一起生活。

连先自己都不明白了,自己是在编造一个谎言还是在干什么。他心里的确这样打算过,等到毕业了,他要给思悯一份只属于他们的感情。现实里却是,事事难料。是否真正能够给予,连先也有些怀疑。

思悯没有说话。咖啡厅里很是安静,连先可以听见思悯的哭泣声。微微的,却扬起丝丝涟漪。这是连先次看到思悯流泪。他的心,像是快爆炸一般,痛的每个筋骨都被割裂。这种折磨,连先知道,那是真实的,是情不自禁的。

第二天,连先早早的起床。整个晚上,他的内心都在徘徊着。到底是否爱着思悯,答案告诉他,他的心里有她。到底多少,他没有称量过,不过放弃了她心会疼痛。他要挽留下她,静静的直到能够真正交往过。

他坐车到杭州繁华的步行街。在商店里给她选了一双漂亮的手套。所有的如何发展,他都在昨晚好好的思索过。他觉得,他能够打动她。打动那个自己只能够暗度陈仓的女孩子。

或许,爱了,就真的有点自私。连先想着,觉得自己特别好笑。

连先打给了小楠,把手套给了她,告诉她,手套要在今晚快熄灯的时候给她。而且还告诉了她所需要说的台词。连先对自己的天衣无缝计划,很是满意。他认为,自己很聪明,是主宰爱情的神。

那天,连先没有留在学校。而是去传媒学院,找到了她现在的女朋友。他答应过她,要带她去吃西餐。陪伴她度过一个很甜蜜的平安夜。

西餐厅里面,黄色的光线打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焕发着一种温馨的气息。身后传出的小提琴轻音乐,缓缓的,像是把人带到了玛瑙河,欣赏那蔚蓝的美。连先和自己的女朋友面对面坐着,拿起酒杯,倒上红酒,喝着。似乎与那些欧洲的上流人物无差别。关于思悯的事情,他现在不会去想。他有个习惯,在和一个女孩子缠绵的时候,他会忘记所有的女孩子。不管是的,还是留在心底刻骨的。

吃完西餐后,连先带女朋友去了早早预定的宾馆。这一晚,他早已经准备好了,花钱满一份温馨的回忆。纯白的房间颜色和此时的女朋友,宛然特别搭配,就像是一个美好的珠子,配上了完美的盒子。连先被身边这个女孩子吸引,就仿佛触电了一样,无法随意活动。

小楠按照连先的指示,把手套在熄灯前一秒交给了思悯。并对思悯说,收到了礼物,千万别问我是谁拜托我转交给你的;即便你猜测到了是谁送的,也别在今晚发信息向他表示谢意。要不然,所有的东西,就会失效。平安夜快乐。

思悯拿着手套,她能够猜到是谁送的。她想着小楠对自己说的话,心里好像有些犹豫。要是连先能够在今晚出现,并和她说,他需要她的,也许她会断然的拒绝那个人。然而事实相反,她知道,或许,现在的连先,正忙着和自己的女朋友风流快活。

她还是拨下了连先的号码。她觉得,自己不证明点什么的话,真的难以解决现在的自我矛盾。拨通了,马上被掐断了。就那样,思悯不知自己打了多少个。就知道,时间莫名的流失了好久。她的心,开始冰冷,像冻结的死亡。

连先的不断的响起。像嘈杂的声响,打断所有美好的浪漫。连先和女朋友的每一个亲昵举动,都被这没有停止的声音割断。平安夜接连的,任何的女孩子都会感觉奇怪。

连先知道。他谎称是自己的朋友恶作剧,把调成了静音。

终于,连先如愿的把得到了想要的。然后静静的躺下身来,睡去。身边的女朋友,怎么也无法睡眠。真的,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面前,谁都不想自己带着疑问安静下来。

连先的忽然微微的震动起来。熟睡的连先,丝毫没有被这微弱的颤动惊醒。女朋友,觉得,要是自己不看的话,内心真的有点说不出来的彷徨。

她偷偷的拿过连先的。看了未接来电,都是一个叫做思悯的名字。觉得奇怪的心,更加的加剧。她打开里面的收件箱,看了里面的信息。

连先,从你不接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肯定和女朋友在一起。晚上的手套,真的谢谢。还有我想告诉你,我真的想好了,我决定接受那个男孩子。或许,我们相识就是个错误,而且那么偷偷的交往更加是个错误。好好的珍惜身边的女孩子吧。

那一刻,女朋友才发现,一直以来,连先在欺骗着自己。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地久天长,只是连先用来俘获自己的甜言蜜语。他,连先,从来没有未自己改变过。风流的性格,依然那么的明显。她看着连先,想一巴掌打醒他,然后发疯似的骂他。然而她没有,她起身,穿好衣服,静静的离开房间。

已是深夜,外面的天空有些寒冷。她无瑕顾及,也没有心情去领略。站在马路上,她给连先打了个。的那头,是睡眼惺忪着的声音。连先问她,你去那了,怎么不在身边了。

她说,连先,我们分手吧。你的花言巧语,我已经忍受够了。我爱你,但是我无法接受你那种一再背叛我的举止。

连先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挂断了。

连先一个人躺在床上,像是被摧毁的城堡,一片狼籍。他看到了思悯的信息。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爱或是不爱,他都没有机会去选择。爱,在那一刻,已乘鲤鱼去。无法再出现。

CE认证中心
重庆KTV
304不锈钢矩形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